生猪人均出栏量居全国首位,猪肉、牛肉出口量排全国第一,家禽、牛羊出栏量居全国前列……养殖大省湖南,担当起保障肉品供给的重任,也不可避免地加重了生态环境的负担。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一手抓保供给、促增收,一手抓保环境、护生态,走出了一条符合湖南省情的畜牧业绿色发展之路。
以地定养、禁养区退出、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一系列“组合拳”的推出,以治污倒逼畜牧业转型升级,三湘大地唱响一曲曲绿色牧歌。
水网治污,湘水洞庭扬清波
夏至时节,小荷露角,杨梅吐艳。衡阳市郊的东阳渡,江畔农庄好休闲。
4年前,湘江岸边的东阳渡分布着几十家猪场,粪污直排江中,气味令人掩鼻。
今昔对比,东阳渡的“重生”,正是养猪大市衡阳巨变的缩影。在湘江保护与治理行动中,全市清退湘江两岸规模养殖场931家,减少生猪养殖量25万头,还“母亲河”一江清水。
粮猪安天下,湖南重养猪。沿湘江两岸、洞庭湖区,曾经大小猪场密布,粗放的饲养方式,欠缺的环保意识,一度让近岸水体发黑变臭。
一边是农民养殖增收,一边是生态环境保护,看似两难的选择,省领导一语定调:“养猪、养牛、养鸡,怎么养都可以,但是都不能污染环境。”
山清水秀空气好,百姓生活才幸福。省委书记杜家毫几次部署养殖业污染治理,提出把“绿色生态”作为衡量农业农村发展的重要指标,要求加快畜牧业转型升级。
践行绿色发展,湖南奏响“三部曲”,大力治理水网地区畜禽养殖环境。
2014年,省政府启动湘江流域保护和治理的“一号重点工程”。湘江流经的省内6市,在干流两岸一公里以内的禁养区实施退养。至2015年全面完成任务,共退出或搬迁规模畜禽养殖场2273家,拆迁栏舍面积86万平方米,退养网箱4558口。
2016年,省政府铺开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包括“畜禽养殖污染防治专项整治”“河湖围网养殖专项清理”两大行动,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继湘江流域、洞庭湖区整治之后,省政府今年又决定,对10座大型水库周边养殖环境实行综合整治。饮用水源水库拆除所有网箱围栏,水库主干流两岸500米以内划为禁养区,所有存在环境污染的畜禽规模养殖场全部退出。
从湘江到洞庭湖,再到大型水库的周边,有污染的养殖场再难扎根。
如今,湘江水质明显好转,洞庭湖大湖美景更迷人。水网治污重现碧水清波,越来越多的水岸人家享受“诗意栖居”。
绿色转型,现代猪场似花园
在湖南,养殖业占农业的“半壁江山”,而生猪又是养殖业的“擎天柱”。
随着水网地区“退养”,环保不达标的规模猪场纷纷关停,湖南生猪产业何去何从?
去年上半年,省政府出台《关于加快转型升级推进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意见》,拿出了畜牧业绿色发展的长远大计。副省长杨光荣称,畜牧业转型升级,并非简单做减法,而要有减有加、有退有进。
在环境承载能力弱的地区,养猪场该减的坚决减。而许多山丘区种植面广,对猪粪消纳能力强,就要加快发展现代化猪场。
按照土地承载力,全省已有116个县划定了禁养区、限养区、适养区。省里在“转”“建”“引”上下功夫,引导畜禽养殖由都市区、禁养区向承载力强的湘西、湘南山区转移。
“转”——在退养户搬迁转移中,升级一批规模猪场。
衡阳市郊的退养户王益民,在政府帮助下,转移至衡南县养殖小区重起炉灶,新猪场年出栏3000头生猪,配套排污设施,分享小区的竹园、茶园、果园,实现粪污“零排放”。他说:“环境变好,不仅人舒服,猪也长得快。”云顶娱乐 1
“建”——支持本土养猪业龙头,带动农户新建猪场。
佳和农牧公司推广“公司+协会+生态农庄”模式,在湘南等地带动1万个猪场,猪舍统一安装特殊“空调”,负压通风水帘降温;猪粪尿自动化处理,干湿分离发酵,沼液滴灌苗木、果蔬、饲草。一个个猪场掩映在绿树丛中,空气清新似花园。
“引”——引进顶级养殖企业,落户一批现代猪场。
目前,温氏、正大、中粮、正邦等养猪业巨头纷纷进驻湘西湘南。温氏集团扎根永州之野,投入50亿元,在9个县布局300多个现代化“养猪车间”,到2019年产能将达到600万头以上。
结合实施“百企千社万户”现代农业发展工程、“百片千园万名”科技兴农工程,全省创建畜禽标准化养殖国家级示范场211家、省级示范场619家,为畜牧业转型升级树起样板。
一“退”一“进”,湖南畜禽养殖稳步实现“布局调优、生产稳定、生态转好”的目标,加快迈向现代化。
变废为宝,循环经济添活力
所谓废物,只是放错了地方的财富。对于养殖废弃物而言,这句话同样适用。
在转型升级进程中,养殖废弃物如何加以利用变废为宝?湖南主攻肥料化、能源化、基料化等三大养殖粪污利用方向,集成堆肥还田、有机肥加工、水肥一体化、栽培基质利用等10种模式,敲开新的财富之门。
在大型养殖场,有机肥加工厂、沼气工程已成为标配。湖南鑫广安路口原种猪场占地380亩,建有大型沼气工程,年产沼气量22万立方米,集中供气给周边500户农民。配套建起年产4万吨有机肥的加工厂,除消纳自身种猪场的粪污外,还常年收集附近养猪场的猪粪,加工的有机肥每吨售价800元以上。
越来越多的规模养殖场,对接果园、菜园、茶园,推进有机肥入园、水肥一体化等模式,让畜禽粪便就地就近还田,实现种养平衡。
岳阳县新墙优质葡萄合作社实施水肥一体化利用,每年消化沼液肥1万余吨,为土地补充“营养餐”,既节省了成本,又提升了葡萄品质。
一家一户养几十头猪,粪污处理难。对此,省里采取PPP模式,扶持社会化服务体系建设,推出企业购买养殖废弃物处理服务,为散养户排忧解难。
对病死动物的无害化处理,也演绎出一幕幕变废为宝的活剧。
任何养殖场,饲养动物都会有一定死亡。作为养殖大省,湖南每年需处理病死畜禽400多万头、家禽上千万羽。在省财政大力扶持下,各畜禽养殖大县建立病死动物统一收集体系和无害化处理中心,对病死畜禽进行干化炉高温化制处理,回收油脂提炼生物柴油,残渣作为营养基质饲养黄粉虫、黑水虻、蝇蛆等活饵,用来喂青蛙、家禽、甲鱼,转化的效益可观。
在长沙县安沙镇鼎功桥村,“病死猪—黑水虻—青蛙”形成了循环产业链,经专家鉴定“病死猪—黑水虻—青蛙”的转化不同源,整个过程令人放心,青蛙健康、安全。基地负责人卢强林称,每4吨病死猪的残渣,饲养1吨黑水虻;1吨黑水虻喂出700公斤青蛙,实现毛收入3.6万元。
循环无尽、转换不息、周而复始,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让农业更具活力、农村更加美丽、农民奔向富裕。云顶娱乐 2

云顶娱乐 3
产业转型与环境友好互促双赢

云顶娱乐 4

“湖广熟,天下足”,地跨湘鄂两省的洞庭湖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而这昔日的美誉,在发展中却成为沉重的包袱:生产方式粗放的畜禽水产养殖业给洞庭湖区造成了沉重的环保压力,湖区流域…

——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行动综述

浏阳市的湖南百宜原种猪扩繁场,种养平衡美如画。

“湖广熟,天下足”,地跨湘鄂两省的洞庭湖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而这昔日的美誉,在发展中却成为沉重的包袱:生产方式粗放的畜禽水产养殖业给洞庭湖区造成了沉重的环保压力,湖区流域养殖业的污染治理摆上各级政府的案头。

“湖广熟,天下足”,地跨湘鄂两省的洞庭湖素有“鱼米之乡”的美誉。而这昔日的美誉,在发展中却成为沉重的包袱:生产方式粗放的畜禽水产养殖业给洞庭湖区造成了沉重的环保压力,湖区流域养殖业的污染治理摆上各级政府的案头。

云顶娱乐 5

“必须转方式调结构,改善养殖生态环境,以产业转型促进生态发展,实现洞庭湖区环境友好的养殖业新格局。”从中央到地方,畜禽水产养殖业转型升级的号角在洞庭湖流域吹响,处在核心区的湖南省岳阳县、津市市、郝山区和湖北松滋市等县市率先行动,打响了治理畜禽水产养殖业污染治理的战役。

“必须转方式调结构,改善养殖生态环境,以产业转型促进生态发展,实现洞庭湖区环境友好的养殖业新格局。”从中央到地方,畜禽水产养殖业转型升级的号角在洞庭湖流域吹响,处在核心区的湖南省岳阳县、津市市、郝山区和湖北松滋市等县市率先行动,打响了治理畜禽水产养殖业污染治理的战役。

云顶娱乐 6

建设“米袋子”和“菜篮子”带来的农业面源污染,给湖区的生态文明建设带来沉重压力

建设“米袋子”和“菜篮子”带来的农业面源污染,给湖区的生态文明建设带来沉重压力

津市佳和农牧沼液喷灌苗木

洞庭湖区是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动物产品生产基地,同时具有重要的生态保障功能。多年来,建设“米袋子”和发展“菜篮子”带来的农业面源污染成为洞庭湖区污染源的重要来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洞庭湖区是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动物产品生产基地,同时具有重要的生态保障功能。多年来,建设“米袋子”和发展“菜篮子”带来的农业面源污染成为洞庭湖区污染源的重要来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云顶娱乐 7

“湖南省96.7%的国土面积属洞庭湖水系,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湖’。”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局长袁延文说。

“湖南省96.7%的国土面积属洞庭湖水系,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湖’。”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局长袁延文说。

饲养在生物发酵床上的宁乡花猪

洞庭湖区是湖南省乃至全国的“米袋子”“菜篮子”生产基地,主要农产品产量在全省份额大,粮食占1/3,肉类占1/4、水产品占1/2,担负着保障国家主要农产品供应的重大责任。

洞庭湖区是湖南省乃至全国的“米袋子”“菜篮子”生产基地,主要农产品产量在全省份额大,粮食占1/3,肉类占1/4、水产品占1/2,担负着保障国家主要农产品供应的重大责任。

云顶娱乐 8
长沙县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

因岳阳楼而闻名天下的岳阳市,地处湘北,濒临洞庭湖,该市所辖的岳阳县是全国生猪百强县和全国水产品生产重点县,养殖业总产值占农业总产值的51.4%。近年来,畜禽水产养殖规模逐步扩大,养殖业助推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凸显,但畜禽水产养殖污染也日益严重,成为影响城乡生态环境的重要问题。

因岳阳楼而闻名天下的岳阳市,地处湘北,濒临洞庭湖,该市所辖的岳阳县是全国生猪百强县和全国水产品生产重点县,养殖业总产值占农业总产值的51.4%。近年来,畜禽水产养殖规模逐步扩大,养殖业助推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凸显,但畜禽水产养殖污染也日益严重,成为影响城乡生态环境的重要问题。

本版图片由省畜牧水产局提供

作为传统的养殖业大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县养殖产业“低、小、散”,单体养殖规模较小,集约化程度不高。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局长柳卫平说,全县年出栏300头以下的生猪养殖场户有3564个,分散在全县14个乡镇。有些养殖场存在直排现象,少数业主实施投饵投肥,有3.37万亩精养鱼池出现轻度养殖污染,有2.1万亩湖泊、水库水质富营养化。

作为传统的养殖业大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县养殖产业“低、小、散”,单体养殖规模较小,集约化程度不高。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局长柳卫平说,全县年出栏300头以下的生猪养殖场户有3564个,分散在全县14个乡镇。有些养殖场存在直排现象,少数业主实施投饵投肥,有3.37万亩精养鱼池出现轻度养殖污染,有2.1万亩湖泊、水库水质富营养化。

云顶娱乐 9
湖南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流程及监督示意图

同样,湖北省荆州市公安、洪湖、监利、石首、松滋、江陵、荆州区、沙市区等8个县,全部位于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该区域畜牧业以生猪、家禽为主,主要畜禽产品产量在全省占有较大份额。2015年全市生猪出栏492.6万头,占全省生猪出栏的1/10,位居全省第四。其中松滋、公安、监利是生猪调出大县。

同样,湖北省荆州市公安、洪湖、监利、石首、松滋、江陵、荆州区、沙市区等8个县,全部位于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该区域畜牧业以生猪、家禽为主,主要畜禽产品产量在全省占有较大份额。2015年全市生猪出栏492.6万头,占全省生猪出栏的1/10,位居全省第四。其中松滋、公安、监利是生猪调出大县。

近年来,我省坚持保障供给和保护生态共推进,积极探索了一系列符合省情的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让生产和生态不断地融合相适。这里,我们将一些经验做法予以推介,以期共同努力把绿色发展新理念落实好。

“养殖总量大、密度高,加之湖区水网交错、地下水位高,一些没有得到合理利用的养殖废弃物渗入地下水、流入洞庭湖,给湖区生态文明建设带来压力。”袁延文说。

“养殖总量大、密度高,加之湖区水网交错、地下水位高,一些没有得到合理利用的养殖废弃物渗入地下水、流入洞庭湖,给湖区生态文明建设带来压力。”袁延文说。

前不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意见》,就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提出了要求、明确了责任。下阶段,我省将按照《意见》要求,精准设计、精准发力,继续大力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作出新贡献。

而粪污处理难度加大,资源化利用能力不足是洞庭湖区养殖业面临的普遍问题。据估算,松滋市每年产生畜禽粪便168万吨左右。由于人工及运输成本增加,普通农田使用畜禽粪尿、沼渣沼液相对减少,一些未经治理的畜禽场容易形成污水渗漏,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很多养殖场重生产轻环保,对粪污处理设施的投入和建设普遍不足,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生活环境,局部养殖污染投诉事件逐年增加。

而粪污处理难度加大,资源化利用能力不足是洞庭湖区养殖业面临的普遍问题。据估算,松滋市每年产生畜禽粪便168万吨左右。由于人工及运输成本增加,普通农田使用畜禽粪尿、沼渣沼液相对减少,一些未经治理的畜禽场容易形成污水渗漏,对周围环境造成污染。很多养殖场重生产轻环保,对粪污处理设施的投入和建设普遍不足,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生活环境,局部养殖污染投诉事件逐年增加。

坚持废弃物资源化利用 实现畜牧业绿色化发展

保障洞庭湖的生态功能,畜禽水产养殖业污染治理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保障洞庭湖的生态功能,畜禽水产养殖业污染治理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杨光荣

今年湖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转型升级推进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意见》,启动了包括畜禽养殖污染整治、河湖围网养殖清理在内的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湖北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县创建活动,着力打造周边水土净美、养殖环境优美、畜产品安全味美的“三美”湖北绿色畜牧业。

今年湖南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转型升级推进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意见》,启动了包括畜禽养殖污染整治、河湖围网养殖清理在内的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专项行动。湖北在全省范围内开展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县创建活动,着力打造周边水土净美、养殖环境优美、畜产品安全味美的“三美”湖北绿色畜牧业。

湖南是农业大省,也是畜禽养殖大省,生猪年出栏量稳居全国前三,牛羊、家禽出栏量均居全国前列。近年来,我省按照协调、绿色等新发展理念的要求,坚持保供给促增收与保环境护生态两手抓,着力加强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成功探索出肥料化、能源化、基料化等三大方向十种模式,有力促进了符合省情的畜牧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和绿色发展。

“必须群策群力,打赢洞庭湖区养殖污染治理攻坚战。”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说。

“必须群策群力,打赢洞庭湖区养殖污染治理攻坚战。”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说。

一是先行谋划。瞄准现代畜牧业强省目标,省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快转型升级推进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意见》,从区域布局、养殖方式、技术集成、政策保障等方面,确立了畜牧业绿色发展的长远规划和政策措施。瞄准标准化规模健康养殖目标,结合“百企千社万户”现代农业发展工程、“百片千园万名”科技兴农工程建设,持续开展畜禽养殖标准化示范场创建,累计创建国家级示范场211家、省级示范场619家。瞄准绿色生态环保养殖目标,出台了《湖南省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规定》,加快规模养殖场粪污综合利用设施改造,完成3.2万个规模养殖场治污设施升级改造,全省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配套率达到69%;出台了《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以生猪调出大县、畜禽养殖大县为重点,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集中处理中心,并探索形成了“病死动物+工业油脂+肉骨粉+黑水虻+有机肥+特种水产”的技术路径。到2018年,全省将基本建成覆盖所有养殖大县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和乡镇收集点。

转方式,调结构,减总量,减排量,一系列治理方案措施迅速出台

转方式,调结构,减总量,减排量,一系列治理方案措施迅速出台

二是大力转型。重点抓好了“退”“进”结合。“退”:完成了新一轮畜禽养殖布局调整,依法科学划定了畜禽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和适养区,推动规模养殖由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弱的长株潭地区、洞庭湖区向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的湘南湘西等山丘区转移;扎实推进水网地区养殖环境整治行动,先后实施了“湘江保护与治理一号重点工程”“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五大行动”“大中型水库养殖污染治理”等环境整治行动;推动畜禽养殖与环境容量相匹配,近3年禁养区共退出规模养殖场9165个,退养栏舍面积349.57万平方米。“进”:主要是在“转”“建”“引”上下功夫。“转”,即支持禁养区有条件的退养户异地搬迁,转移到适养区“重起炉灶”发展生产;“建”,即采取“龙头企业+基地+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协会+规模养殖户”等联接形式,引导农户发展适度规模的标准化畜禽养殖场和农牧结合的家庭农场,促进畜牧生产集约化、规范化;“引”,即积极引进养殖水平高、效益好、抗风险能力强的国内大型养殖企业,助推我省畜禽养殖转型升级。目前,温氏、正大、中粮、正邦等“领军型”养殖企业纷纷进驻我省,预计温氏集团到2019年底在我省年产能将达到600万头以上,占全省十分之一左右。一“退”一“进”,妥善处理了淘汰落后产能与推动转型升级的关系,全省畜禽养殖实现了“布局调优”“生态转好”“产量不减”的目标。

最近,持续飙升的生猪价格,让在洞庭湖流域养了十几年猪的岳阳县柏祥镇明淑村的邹售粮心里乐开了花。

最近,持续飙升的生猪价格,让在洞庭湖流域养了十几年猪的岳阳县柏祥镇明淑村的邹售粮心里乐开了花。

三是多途推进。按照种养平衡、农牧配套的原则,各地根据不同的土地条件、技术水平等,因地施策,探索出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四种途径。一是粪污资源化利用。围绕肥料化、能源化、基料化目标,集成堆肥还田、水肥一体化、有机肥加工等十种模式,实现养殖废弃物降污和再生资源利用。二是工厂化加工有机肥。近年来,全省新建有机肥加工厂73家,年产商品有机肥1181万吨,年资源化利用粪污2400万吨;全省已有4000多家规模养殖场配套建设大中型沼气工程,年产沼气5.2亿立方米、年发电11亿千瓦时。三是生态种养消纳。全省生态小农庄发展到2.1万个,就近就地消纳粪污的土地面积近240万亩。四是社会化服务处理粪污。针对粪污无法自行处理的中小养殖场,建立“养殖企业付费处理+政府补贴能源化或肥料化利用+种植企业付费购买有机肥”机制,鼓励第三方提供粪污收储运、沼气发酵或好氧堆肥集中处理等有偿服务,促进循环利用、变废为宝。

但到他家养殖场查看粪肥处理情况的人陆续不断,让他感觉到养殖场粪肥处理带来的压力,他说:“要趁养猪赚钱的机会,加大投入把粪肥搞好,搞得好村民没意见。”

但到他家养殖场查看粪肥处理情况的人陆续不断,让他感觉到养殖场粪肥处理带来的压力,他说:“要趁养猪赚钱的机会,加大投入把粪肥搞好,搞得好村民没意见。”

四是加大投入。省财政逐年大幅增加养殖污染治理、畜禽退养补助、现代畜禽养殖示范园建设等预算投入,并整合生猪调出大县奖励等财政专项资金,统筹安排一定的资金用于规模养殖场治污设施改造,采取以奖代补的形式,积极支持开展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近3年共投入畜禽粪污治理和养殖场标准化升级改造资金近20亿元。支持采用PPP方式建立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社会化服务体系,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现代畜牧业建设。运用贷款贴息、信用担保等方式,引导和鼓励各类金融机构增加对畜牧业的贷款。通过财政奖、社会投、金融扶,保障了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顺利开展。

实际上,早在去年11月农业部就出台了《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以洞庭湖区为重点,加快推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转型升级。

实际上,早在去年11月农业部就出台了《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以洞庭湖区为重点,加快推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转型升级。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并以全国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会议为契机,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把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工作继续做好做实,以实际行动推进湖南绿色发展,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从今年2月开始,为深入贯彻落实《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推动生猪养殖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农业部先后派出多个调研组赴湖北、湖南两省,专题调研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生猪养殖污染治理和粪便综合利用问题,深入了解洞庭湖区禁养区划定、生猪粪便综合利用、有机肥生产使用等情况,谋划调整优化洞庭湖区生猪养殖的具体措施和技术路径,形成了“两调两减”试点方案。今年农业部计划在南方水网地区创建100个国家级生猪标准化示范场,选择10个县开展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创建工作,在洞庭湖养殖区选择4个县先行开展生猪养殖布局调整试点。

从今年2月开始,为深入贯彻落实《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推动生猪养殖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农业部先后派出多个调研组赴湖北、湖南两省,专题调研洞庭湖生态经济区生猪养殖污染治理和粪便综合利用问题,深入了解洞庭湖区禁养区划定、生猪粪便综合利用、有机肥生产使用等情况,谋划调整优化洞庭湖区生猪养殖的具体措施和技术路径,形成了“两调两减”试点方案。今年农业部计划在南方水网地区创建100个国家级生猪标准化示范场,选择10个县开展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创建工作,在洞庭湖养殖区选择4个县先行开展生猪养殖布局调整试点。

推广资源化利用新模式

5月17日,农业部在湖南省岳阳市组织召开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试点工作会议,分析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面临的形势,部署养殖污染治理试点工作,岳阳县、津市市、赫山区、松滋市4个试点县,正式打响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攻坚战。

5月17日,农业部在湖南省岳阳市组织召开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试点工作会议,分析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面临的形势,部署养殖污染治理试点工作,岳阳县、津市市、赫山区、松滋市4个试点县,正式打响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治理攻坚战。

贯彻新发展理念,湖南把“绿色生态”作为发展现代农业的第一要求,相继出台《关于加快转型升级推进现代畜牧业发展的意见》、《湖南省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规定》,以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为抓手,大力推进绿色畜牧业发展。

与此同时,湖北、湖南省针对洞庭湖区养殖污染治理的政策措施紧锣密鼓地出台。湖北制定下发了《湖北省畜禽养殖区域划分技术规范》,出台了《关于加快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发布了《湖北省养殖水域滩涂规划》,从生态健康和池塘标准化升级等方面提出了现代渔业发展的新举措,并列入了《湖北省水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重点建设内容,规划在沿洞庭湖县市大力开展池塘标准化改造,发展特色水产养殖。规划到2017年40%养殖湖泊、水库退出人工养殖,到2020年全部退出人工养殖。

与此同时,湖北、湖南省针对洞庭湖区养殖污染治理的政策措施紧锣密鼓地出台。湖北制定下发了《湖北省畜禽养殖区域划分技术规范》,出台了《关于加快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发布了《湖北省养殖水域滩涂规划(2014-2020)》,从生态健康和池塘标准化升级等方面提出了现代渔业发展的新举措,并列入了《湖北省水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重点建设内容,规划在沿洞庭湖县市大力开展池塘标准化改造,发展特色水产养殖。规划到2017年40%养殖湖泊、水库退出人工养殖,到2020年全部退出人工养殖。

根据不同养殖区域、畜禽品种、养殖规模,湖南大胆探索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模式。洞庭湖区畜禽水产养殖污染防治整县推进试点、畜禽粪污综合利用全程社会化服务整县推进试点、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整县推进试点,设施配套、就地消纳、综合利用、能量循环,一次次实验探索、一套套经验共享,一系列成熟的资源化利用技术和绿色生态养殖模式,迅速在湖南全省推广。

地处洞庭湖区的荆州市出台了《加快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实施意见》,印发了《荆州市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暨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专项行动方案》,明确了粪污治理目标任务、治理范围、实施步骤、治理措施及工作要求。各地按照要求,制定方案、组织专班,调查摸底,“一场一册”,筹集资金,有序推进。

地处洞庭湖区的荆州市出台了《加快推进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的实施意见》,印发了《荆州市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暨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专项行动方案》,明确了粪污治理目标任务、治理范围、实施步骤、治理措施及工作要求。各地按照要求,制定方案、组织专班,调查摸底,“一场一册”,筹集资金,有序推进。

在大中型规模养殖场,实行沼气、有机肥的工业化生产模式。走进新五丰浏阳种猪场,场内栏舍整齐,绿茵葱茏,一片生机盎然。养殖场配套有标准化的自动饲喂设施、先进的污水处理工艺、独立的废弃物综合利用处理系统。整个处理系统分厌氧产沼气发电、固废沼渣处理、污水沼液深处理、有机肥料生产、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五大板块,实现了工厂化处理、资源化利用。

湖南省加强顶层设计,近几年省政府相继印发了一系列重要文件,将养殖污染防治工作列为省政府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湘江污染防治“一号重点工程”、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全省域推进和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重点内容之一。突出重点,全面启动洞庭湖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相继出台了《湖南省“十三五”时期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研究报告》《2015-2020年洞庭湖区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决定从今年起实施洞庭湖区水环境综合治理“十大工程”“五大行动”,涉及养殖业的有“洞庭湖养殖环境整治”和“洞庭湖河湖围网养殖清理”两大专项行动。3月2日,湖南省“五大行动”启动会召开,省政府与洞庭湖区的三市人民政府签订了责任状。发布了《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全力推进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体制机制建设。

湖南省加强顶层设计,近几年省政府相继印发了一系列重要文件,将养殖污染防治工作列为省政府洞庭湖生态经济区建设、湘江污染防治“一号重点工程”、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全省域推进和洞庭湖水环境综合治理重点内容之一。突出重点,全面启动洞庭湖养殖污染专项整治行动,相继出台了《湖南省“十三五”时期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研究报告》《2015-2020年洞庭湖区水环境综合治理实施方案》,决定从今年起实施洞庭湖区水环境综合治理“十大工程”“五大行动”,涉及养殖业的有“洞庭湖养殖环境整治”和“洞庭湖河湖围网养殖清理”两大专项行动。3月2日,湖南省“五大行动”启动会召开,省政府与洞庭湖区的三市人民政府签订了责任状。发布了《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全力推进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体制机制建设。

对适度规模养殖场,推广农牧结合模式。全省实施果菜茶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耕地质量保护与提升行动,集成式推广应用粪肥还田、有机肥、水肥一体化等技术模式,推动畜禽粪便就地就近还田利用,实现种养平衡。佳和农牧长沙县干杉种养结合基地,采取“猪—沼—林”的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全部粪肥就地就近资源化利用。通过施用有机肥,基地减少90%的化肥使用量,平均每亩地年减支增收1000元以上。

在各级政策措施不断加压下,像邹售粮这样的中小规模养殖户已经意识到,加大粪肥处理的投入,严格治理粪肥污染,将是猪场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

在各级政策措施不断加压下,像邹售粮这样的中小规模养殖户已经意识到,加大粪肥处理的投入,严格治理粪肥污染,将是猪场转型发展的必由之路。

对畜禽粪便不能自行消纳的中小散养户,通过建立“养殖企业付费处理+政府补贴能源化或肥料化利用+种植企业付费购买有机肥”机制,鼓励第三方提供粪污收储运、集中处理等有偿服务,促进循环利用、变废为宝。

种养结合、牧渔结合生态养殖模式全面普及,沼气配套、有机肥生产等粪污综合利用工程大面积推广,谁养殖谁污染谁防治的理念已经在洞庭湖区深入人心

种养结合、牧渔结合生态养殖模式全面普及,沼气配套、有机肥生产等粪污综合利用工程大面积推广,谁养殖谁污染谁防治的理念已经在洞庭湖区深入人心

无害化、资源化,将原本四处残留、污染环境的养殖废弃物实现统一收纳、集中处理。有的放矢、灵活适用的处理模式,提升了效率,增强了效力,让发展更绿、让生态更美。

走进位于岳阳县新墙镇进塘村的枫树湾畜牧公司,一个农牧结合、种养平衡的养猪模式展现在眼前,该基地将生态养殖、沼能利用和有机种植链接起来,形成完整的产业闭环,以生猪养殖为主导,以粪肥为原料建设1800立方米的沼气池,向周边村1038户供气,将沼渣、沼液加工成有机肥种植水果、水稻、蔬菜和水产养殖,生猪粪污处理率和资源利用率达到100%,形成了资源循环利用、种养结合的特色生产产业链。位于筻口镇朱仑水库旁的岳阳胜奇畜牧有限公司,建设了污水处理中心、有机肥厂和大型绿色种植基地,致力于打造种养结合的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记者在猪场门口碰见了在朱仑水库钓鱼的岳阳市民毛照荣,他告诉记者,他5年前就在这里钓鱼,以前水库的水质不好,鱼也不好,现在水质好多了,钓鱼的人多,赶上周末人更多。

走进位于岳阳县新墙镇进塘村的枫树湾畜牧公司,一个农牧结合、种养平衡的养猪模式展现在眼前,该基地将生态养殖、沼能利用和有机种植链接起来,形成完整的产业闭环,以生猪养殖为主导,以粪肥为原料建设1800立方米的沼气池,向周边村1038户供气,将沼渣、沼液加工成有机肥种植水果、水稻、蔬菜和水产养殖,生猪粪污处理率和资源利用率达到100%,形成了资源循环利用、种养结合的特色生产产业链。位于筻口镇朱仑水库旁的岳阳胜奇畜牧有限公司,建设了污水处理中心、有机肥厂和大型绿色种植基地,致力于打造种养结合的现代生态循环农业。记者在猪场门口碰见了在朱仑水库钓鱼的岳阳市民毛照荣,他告诉记者,他5年前就在这里钓鱼,以前水库的水质不好,鱼也不好,现在水质好多了,钓鱼的人多,赶上周末人更多。

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

邹售粮所在的岳阳县柏祥镇是传统养猪大镇,占全县百万头出栏的1/5,300头左右的养殖户有80-90多家。“养猪一定要把粪肥处理好”,在村里已经形成共识。邹售粮养殖场的干粪除了自己家地里用一部分外,都给村里种葡萄、蔬菜等大户,基本能够消纳完。他家有一个50立方米的沼气池,记者采访时正赶上中午,邹售粮的老伴正在用沼气做午饭,蓝色的火苗伴随着香喷喷的炒菜,让人几乎闻不到猪场的味道。同村的许春波说,明淑村养猪的多,家家都有沼气池,基本闻不到味,养殖户都知道粪肥不能乱排,每家除了自家利用外,村里没养猪的有沼气池的拉去用一些。

邹售粮所在的岳阳县柏祥镇是传统养猪大镇,占全县百万头出栏的1/5,300头左右的养殖户有80-90多家。“养猪一定要把粪肥处理好”,在村里已经形成共识。邹售粮养殖场的干粪除了自己家地里用一部分外,都给村里种葡萄、蔬菜等大户,基本能够消纳完。他家有一个50立方米的沼气池,记者采访时正赶上中午,邹售粮的老伴正在用沼气做午饭,蓝色的火苗伴随着香喷喷的炒菜,让人几乎闻不到猪场的味道。同村的许春波说,明淑村养猪的多,家家都有沼气池,基本闻不到味,养殖户都知道粪肥不能乱排,每家除了自家利用外,村里没养猪的有沼气池的拉去用一些。

畜禽养殖过程中,不可避免地有一定死亡。一般来说,病死畜禽控制在5%以内属正常水平。养殖业大省湖南,2016年出栏生猪5920.9万头、牛172.7万头、羊725.5万只、家禽4.26亿羽。据初步测算,每年需要处理的病死牲畜达到450万头、家禽上千万羽。

柳卫平说,岳阳县积极搭建种养对接平台,推广“猪—沼—粮”“猪—沼—菜”“猪—沼—林”等农牧结合、种养平衡模式,目前全县有60余家规模养殖场建设了就地消纳场所和设施,有100余家养殖场户与各种种植基地开展种养合作,基本实现了粪污就地消纳。到2017年底前,禁养区内畜禽规模养殖场户全部关停退出或异地搬迁;违规网箱养殖、围网养殖设施和东洞庭湖各类矮围全部清理拆除。

柳卫平说,岳阳县积极搭建种养对接平台,推广“猪—沼—粮”“猪—沼—菜”“猪—沼—林”等农牧结合、种养平衡模式,目前全县有60余家规模养殖场建设了就地消纳场所和设施,有100余家养殖场户与各种种植基地开展种养合作,基本实现了粪污就地消纳。到2017年底前,禁养区内畜禽规模养殖场户全部关停退出或异地搬迁;违规网箱养殖、围网养殖设施和东洞庭湖各类矮围全部清理拆除。

如何收集、处理病死畜禽,有效解决病死畜禽带来的环境污染、动物疫病、动物产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问题?湖南省委、省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把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列为重要的民生工程,纳入政府绩效考核重要内容,确保“把好事办实,把实事办好”。

湖北省积极指导养殖户采用科学合理的饲养管理技术,实施干清粪、雨污分离等先进的生产工艺,从源头上减少粪污排放量。按照“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原则,大力推行“农牧结合,还田利用”。全省初步建立了自我消纳、基地对接、集中收集处理等三种不同的农牧结合运行机制。目前,全省规模化畜禽养殖场4.82万个,配套建设有粪污储存设施设备的有3.1万个,占比64.3%;实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有2.5万个,占比51.9%;利用畜禽粪便转化生产有机肥的厂家有293个。

湖北省积极指导养殖户采用科学合理的饲养管理技术,实施干清粪、雨污分离等先进的生产工艺,从源头上减少粪污排放量。按照“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的原则,大力推行“农牧结合,还田利用”。全省初步建立了自我消纳、基地对接、集中收集处理等三种不同的农牧结合运行机制。目前,全省规模化畜禽养殖场4.82万个,配套建设有粪污储存设施设备的有3.1万个,占比64.3%;实施粪污资源化利用的有2.5万个,占比51.9%;利用畜禽粪便转化生产有机肥的厂家有293个。

2013年以来,省里按照农业部的部署,在模式上创新方法,在制度上完善管理机制,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在投入上给予补贴,在监管上形成合力,加快了全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进程。

湖南省继2013年划定湘江干流及一级支流距岸1000米以内为畜牧禁养区后,最近还把洞庭湖内湖沿岸1000米、集中供水地下水源周边1000米以及地表水饮用水水源取水口上游1000米、下游100米范围内及城乡居民重要饮用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及缓冲区、风景名胜区,全部统一划定为禁养区。去年,仅湘江干流沿岸禁养区退出了规模养殖场2273个,退养栏舍面积86.3万平方米。

湖南省继2013年划定湘江干流及一级支流距岸1000米以内为畜牧禁养区后,最近还把洞庭湖内湖沿岸1000米、集中供水地下水源周边1000米以及地表水饮用水水源取水口上游1000米、下游100米范围内及城乡居民重要饮用水源保护区、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及缓冲区、风景名胜区,全部统一划定为禁养区。去年,仅湘江干流沿岸禁养区退出了规模养殖场2273个,退养栏舍面积86.3万平方米。

省政府明确,至2018年全省将建成覆盖面广、运转高效、生态环保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体系,确保病死畜禽处理的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

湖南省还将对规模养殖场进行备案管理,备案内容主要包括养殖地址、畜禽品种、养殖规模、疫病防控、粪污治理和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措施等内容。省财政每年从相关财政专项资金中统筹安排资金用于现代畜禽养殖示范园建设、规模养殖场治污设施改造,采取以奖代补形式在“十三五”期间每年支持建设20个左右县级病死动物无害化集中处理中心。全省种养结合、牧渔结合生态养殖模式全面普及,沼气配套、有机肥生产等粪污综合利用工程大面积推广,养殖污染防治设施不断完善,逐步推广普及“养殖废弃物+清洁能源+有机肥”的畜禽养殖粪污综合利用模式。截至目前,湖南有国家级畜禽标准化示范场186个、省级畜禽示范场520个,累计完成3.2万个养殖场的升级改造,畜禽养殖标准化、规模化水平切实提升。

湖南省还将对规模养殖场进行备案管理,备案内容主要包括养殖地址、畜禽品种、养殖规模、疫病防控、粪污治理和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措施等内容。省财政每年从相关财政专项资金中统筹安排资金用于现代畜禽养殖示范园建设、规模养殖场治污设施改造,采取以奖代补形式在“十三五”期间每年支持建设20个左右县级病死动物无害化集中处理中心。全省种养结合、牧渔结合生态养殖模式全面普及,沼气配套、有机肥生产等粪污综合利用工程大面积推广,养殖污染防治设施不断完善,逐步推广普及“养殖废弃物+清洁能源+有机肥”的畜禽养殖粪污综合利用模式。截至目前,湖南有国家级畜禽标准化示范场186个、省级畜禽示范场520个,累计完成3.2万个养殖场的升级改造,畜禽养殖标准化、规模化水平切实提升。

按照省政府给出的“时间表”,各级层层抓落实,从政策法规、投入保障、保险联动、部门配合等方面着力,加快构建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

放眼整个洞庭湖区,一场政府支持、市场运作、社会参与推进畜禽粪便综合治理运行模式正在陆续展开,产业升级和环境保护双赢的态势已经拉开,不久的将来八百里洞庭湖将重现昔日的风采。

放眼整个洞庭湖区,一场政府支持、市场运作、社会参与推进畜禽粪便综合治理运行模式正在陆续展开,产业升级和环境保护双赢的态势已经拉开,不久的将来八百里洞庭湖将重现昔日的风采。

——政策法规进一步明确。《湖南省实施办法》将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列入了政府公共设施建设范畴,设立了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的禁止性规定,细化了乡村、城市等公共领域和江河流域弃置动物尸体的处置职责等内容,并增加了处罚条款。在农业部《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基础上,我省制定了湖南省地方标准《病死猪无害化处理技术规程》、《病死动物高温化制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为落实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相关文件精神,长沙、娄底等地政府也制定相应的实施意见。从各个层面、各个层次完善了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的法规制度建设。

——财政投入保障到位。2016年8月,省畜牧水产局、省财政厅联合印发《湖南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实施方案》,2017-2018年省财政将投入奖补资金1.3亿元,采取“先建后补、以补代投”的形式,按每个县180-220万元的标准进行奖补。2017年已纳入财政预算6500万元。对在规定期限内建成并运营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和收集体系的县市给予一次性补贴。省财政厅鼓励社会资本采取PPP模式参与投资建设和运营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和收集体系;鼓励生猪调出大县和其他畜禽养殖大县,分别采取PPP模式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跨区域联合建设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或收集贮存转运中心,争取两年内全省实现病死畜禽无害化集中处理、资源化利用覆盖饲养、屠宰、经营、运输等各环节。省财政厅还要求各级财政支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或收集贮存转运中心及其收集体系的建设与运转。

——协调推进保险联动。保险与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联动机制是发挥保险辅助管理功能的有效途径,对于促进养殖业发展和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湖南保监局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与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联动机制建设的通知》,要求各保险公司按照国务院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意见的精神,与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畜牧兽医部门密切配合,共同推进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将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作为保险理赔的前提条件,投保后不能确认已无害化处理的病死畜禽不予赔偿。各地积极协调,大力推动畜禽政策性保险和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联动,保险机构与无害化处理中心合作,将保险勘察、理赔与病死畜禽定点收集、转运同步开展。省财政加大养殖业政策保险力度,扩大现有育肥猪等养殖业保险投保比例,按政策规定配套财政保费补贴资金,尽力做到应保尽保。

——多个部门紧密配合。2016年12月,省发改委明确: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用电,执行农业生产用电价格。省畜牧水产局、省公安厅和省食药局联合制定了打击危害畜禽水产品质量安全违法犯罪专项整治工作方案,加大打击病死畜禽违法案件的查处力度。畜牧、公安、食药、商务、工商等部门开展联合执法,有效保障了动物产品质量安全。

到今年6月,全省已有长沙、岳阳等5个县建成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和收集体系;衡南、新邵等14个县市已开工建设无害化处理中心;13个县已和企业签订协议。永州、常德、衡阳、岳阳、邵阳、郴州等6个市州正在结合已开工建设的无害化处理中心,整体规划布局无害化处理体系建设,采取多县联合建设无害化处理中心,合理布局收集、贮存和运输体系。

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大事记

2013年——

9月,农业部明确我省长沙县、屈原区等7个县为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试点县;

11月,省畜牧水产局印发《湖南省病死猪无害化处理长效机制建设试点工作方案》。

2014年——

7 月,全省首个县级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在长沙县建成投入运营;

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意见》。

2015年——

1月,湖南保监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保险与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联动机制建设的通知》;

5月,《湖南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办法》经湖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将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乱扔乱弃病死动物的处罚与处置列入地方法规;

12月,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的实施意见》。

2016年——

3月,全省首个区域性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在岳阳县建成并投入试运营;

8月,省畜牧水产局、省财政厅联合印发《湖南省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机制建设实施方案》;

9月,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布《病死动物高温化制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

12月,省发改委明确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用电执行农业生产用电价格。

2017年——

2月,各市州人民政府向省人民政府递交《湖南省2017年动物疫病防控责任状》,确保年内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率达到100%,集中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率达到40%以上;

3月,省政府部署推进跨区域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和县级病死畜禽收集贮存转运体系建设,衡南等20多个县级或区域性无害化处理中心及收集体系陆续开工;

5月,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湖南省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规定》;

6月,祁东等县级病死畜禽收集贮存转运体系开始建设。

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中心的建设,钱从哪里来、地址如何选、怎样确保运转——

探索推广“三大模式”

※ 岳阳县:PPP模式见成效

省委、省政府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加大农业领域PPP模式推广应用,破解农业发展融资难。岳阳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项目成功引入PPP模式,得到了农业部的高度肯定。

云顶娱乐,岳阳县年出栏生猪156万头、牛羊5万头、家禽1000万羽。按5%死亡率算,每年需处理病死生猪7.8万头、牛羊0.25万头、禽50万羽。2015年,县里启动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PPP项目,通过公开招标遴选湖南祥柏工业油脂有限公司投入1188万元,建设运营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县财政投入320万元,建设6个收集暂存点,配备冷藏运输设施、GPS定位和全程监控系统。新组建的湖南盛祥环保公司负责项目的设计、投融资、建设及运营,政府方面负责病死畜禽收集和监管。

项目采用的PPP模式运作,具体来说属于“特许经营+可行性缺口补助”,即合作期内政府授予盛祥环保特许经营权,负责岳阳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除已建有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设施的规模养殖场可自行处理本场的病死畜禽外,其他的病死畜禽全部交由盛祥环保建设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厂处理。政府按照合作协议约定,按照实际处理数量给予盛祥环保财政补助。盛祥环保自主投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该模式对县政府而言,不但节省了财政支出,而且县域内畜禽疫病和公共卫生得到很好控制,城乡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改善,食品安全也更有保障,将真正实现政府和社会资本利益共享、风险分担。

2016年4月,项目建成投入运营。到2017年4月,已处理病死生猪4.5万头,其他病死畜禽等2万头,总收入达到437万元,总支出为313万元,投资回报率10%左右。

作为全省示范项目,岳阳县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PPP模式,通过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政府和社会资本之间建立了“伙伴关系、利益共享、风险分担”机制,已取得显着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实现“小投入、大产出”。

※ 浏阳市:项目选址赢得理解

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项目选址是一道普遍性的难题。浏阳市在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项目建设中,科学选址,耐心释疑,得到周边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项目得以加速推进。

为了搞好项目的选址工作,市里多次召开论证会。根据专家建议和相关法律、法规,市政府确定葛家镇新宏村罗家冲为项目用地。其主要依据为:葛家镇是生猪养殖量最大的乡镇之一,在众多养殖大镇中地理位置居中,便于消纳周边的病死畜禽;罗家冲周边居民少,又有山体作为自然屏障,安全隔离距离均较为理想。

2016年9月,项目经市发改部门批复前期立项,年底便办齐了所有环评手续。当地村民担心项目对环境造成污染,市畜牧部门组织村民代表到已建成的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现场参观,并组织干部上门做工作、发放宣传资料,逐步赢得了多数群众的理解。

在办理征地签名、公示等手续时,周边部分住户又出现情绪波动。今年4月,市里再次组织30多名村民代表,赴由同一企业建设、运营了近一年的江西省高安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现场参观,让村民代表了解项目工艺流程及废水、废气排放情况,当场召开了项目情况说明会。为彻底打消群众顾虑,运营企业制作环境保护承诺书发放到每家每户,工作组上门反复沟通。最终,群众的所有疑虑解除,所有担忧不复存在。

由于沟通及时、释疑到位,今年4月项目开工以来,施工环境非常好。目前,项目推进已经完成地下设施建设,地上主体部分正加速推进。

※ 长沙县:残渣利用变废为宝

长沙县是全省的畜牧业大县,年出栏生猪近200万头。近年来,他们积极探索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与资源化利用一体化运行新模式,走出了一条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长效运行的新路子。

2013年,长沙县引进长胜环境治理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对全县病死动物的无害化处理和残渣资源化利用实行统一管理和产业化、市场化运作。

县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建设时,乡镇病死畜禽收集暂存点同步规划、同步设计、同步建设,并配套病死动物运输车;在运转过程中,中心实行病死畜禽收集、暂存、转运和集中处理一体化管理,破解分散收集难、集中处理难。养殖场出现畜禽死亡后向乡镇收集点报告,收集点立即安排专人上门收集,经暂存后统一送县无害化处理中心集中处理,实现病死畜禽由养殖场到收集点到处理中心的无缝对接。县里实行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部门监管、保险理赔、处理补贴一体化管理,避免出现病死畜禽不申报、保险理赔不到位、无害化处理不落实等情况。

长沙县病死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位于安沙镇鼎功桥村,从全县收集来的病死畜禽运至这里后,经破碎投入干化炉高温化制处理,杀灭所有病原微生物和寄生虫后再进行脱水。干化环节产生的废气经降尘、冷凝、过滤后达标排放。化制后的物料经脱脂处理后回收油脂和残渣,油脂以合同定向销售方式作为工业用油、生物柴油等原材料,残渣作为营养基质饲养黑水虻,再用黑水虻幼虫饲喂青蛙、家禽等经济动物,提高残渣利用效益。目前,中心每天处理病死畜禽10吨左右,每吨处理物可回收4%的油脂和含水12%左右的残渣500公斤。残渣经生物发酵后饲喂黑水虻,再用黑水虻幼虫养殖青蛙,每吨幼虫可饲养产出700公斤青蛙,实现收入3.6万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