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蛋价格前几天跌出了近几年新低,市民吃蛋便宜了。但对养殖户而言,这却是一件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事。

鸡蛋放不住赔钱也卖最低价到了两块六

鸡蛋价格前几天跌出了近几年新低,市民吃蛋便宜了。但对养殖户而言,这却是一件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事。
虽然这几天的蛋价开始回升,山东济南长清蛋鸡养…
鸡蛋价格前几天跌出了近几年新低,市民吃蛋便宜了。但对养殖户而言,这却是一件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事。
虽然这几天的蛋价开始回升,山东济南长清蛋鸡养殖户王东升和孙文兵脸上却还没恢复笑容。蛋价的持续低迷,让他们这一段时间几乎没挣到什么钱。
夏天鸡蛋放不住 赔钱也得卖
早上4点50分,王东升家鸡舍的灯就亮了,下蛋期间的鸡每天得保持17个半小时的照明时间,因此亮灯的时间也格外早。
养了十几年的鸡,睡懒觉也和王东升基本无缘。早上5点多,他就得起床照料饲养的1万多只鸡,看着自动的机器给鸡喂食。“虽然不用人喂了,但还得看看机器喂得到不到位,有没有偏了或者漏了的情况。”
鸡吃完食,王东升又打开了自动清粪设备。鸡舍中那股难闻的味道又加强了几分,让人不禁想掩鼻而逃,王东升却对这种味道早就习以为常。
上午11点和下午5点,他妻子得捡两遍鸡蛋,几千个鸡蛋都得靠人工去捡。夏天的鸡舍里,温度能达到三十五六度,与自己的辛苦相比,王东升更担心鸡的安全。“天太热了容易热死鸡,所以一般都多开半小时的灯。”直到晚上9点多,在鸡舍中最后转一圈,他才能休息。
王东升的一天基本也是要这样度过,虽然辛苦,但前几天却一直在赔钱。“干活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干一天下来累得要命,算下来还得赔300多块钱。”
王东升家的鸡蛋每天都有固定的人来收,“人家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夏天鸡蛋放不住,必须得卖呀。”
最低的那几天,每斤鸡蛋才能卖2块6毛钱,这比成本价还要低。养1万只鸡,总的投入得四五十万,去掉每只鸡淘汰时候能得到的15元左右的收益。“成本核算下来,每斤鸡蛋,光吃的饲料钱就得2块8左右。”王东升说,这还仅仅是饲料钱,水电费、人工费都不包括在里面。
鸡蛋价格低了 原材料价格却涨了
济南长清孙氏养鸡专业合作社孙文兵说,鸡蛋价格低了,原材料价格却涨了,今年的饲料价格上涨疯狂,现在一吨豆粕3600元,仅年后这几个月每吨就上涨了1500元。
孙文兵家的日子比王东升要稍微好过一些,由于有固定的销售渠道,他家的鸡蛋都是直接供应市场或者单位,省去了中间环节,因此在价格最低的时候也能维持在每斤3块3,但这个价格,也不足以让养鸡户挣钱。“要挣钱的话,每斤在3块5以上。”
低迷的蛋价,让养殖户十分不好过。在这个时候,淘汰一批鸡,又成了很多人的选择。“有一些人现在就坚持不下去了,把一些日龄高的鸡都提前淘汰了”,孙文兵说,这成为了一个固定的节奏:蛋价高的时候,大量的人养鸡,蛋价低的时候,又开始淘汰鸡。不少跟风上马的养殖户,就一直在这种节奏中沉沉浮浮,最后把本钱赔光了,只能放弃养鸡这一行业。
近20年的经验,孙文兵也看到了一些规律,今年年初鸡蛋价格挺高,大批的养殖户对鸡蛋价格充满了信心,大量地扩大存栏量,进购后备鸡,“当时买鸡状况太疯狂了,后来想买幼雏鸡根本买不到。”孙文兵说,在这样大环境下,他没有跟随着“潮流”走,当时他并没有急着扩大存栏量,“都买鸡,五个月后鸡蛋价格肯定得低。”但是到该什么时候增加存栏量,孙文兵也说不具体的标准,“只能凭感觉吧”。
养殖户没发言权 只能跟着市场价走
要说养鸡最大的烦恼,孙文兵认为,就是养殖户在市场当中没有发言权,只能跟着市场价格走。而市场是个什么脾气,人们都摸不准。
为了更好地应对鸡蛋价格的变化,孙文兵会经常上网上搜索鸡蛋的价格走势和数据分析,还会在聊天软件中和全国的同行一起交流信息。“我们都有一个专门鸡蛋养殖户的群,大家会经常在一起讨论市场形势和价格。”
孙文兵曾经注意到,在武汉成立了一个农畜产品交易所鸡蛋农业订单交易交收仓库。标志着湖北省鸡蛋正式进入农业订单交易。这一中心有望破解因鸡蛋价格的波动导致的“蛋贱伤农”和“蛋贵伤民”难题,有助于养鸡户合理调整养殖规模和饲养周期,减少生产的盲目性,保证收益的稳定性。
“如果济南也能有这样一个中心就好了”,孙文兵憧憬着。

虽然这几天的蛋价开始回升,山东济南长清蛋鸡养殖户王东升和孙文兵脸上却还没恢复笑容。蛋价的持续低迷,让他们这一段时间几乎没挣到什么钱。

7月4日早4点50分,王东升家鸡舍的灯就亮了,下蛋期间的鸡每天得保持17个半小时的照明,因此亮灯时间也格外早。

夏天鸡蛋放不住 赔钱也得卖

养了十几年的鸡,睡懒觉和王东升基本无缘。早上5点多,他就得起床照料饲养的1万多只鸡。上午11点和下午5点,他和妻子得捡两遍鸡蛋,几千个鸡蛋都得靠人工捡。夏天的鸡舍,温度能达到三十五六度,与自己的辛苦相比,王东升更担心鸡的安全。“天太热了容易热死鸡。”直到晚上9点多,在鸡舍中最后转一圈,他才能休息。

早上4点50分,王东升家鸡舍的灯就亮了,下蛋期间的鸡每天得保持17个半小时的照明时间,因此亮灯的时间也格外早。

孙文兵的一天基本也是这样度过的,虽然辛苦,但前几天却一直在赔钱。“干活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干一天下来累得要命,算下来还得赔300多块钱。”

养了十几年的鸡,睡懒觉也和王东升基本无缘。早上5点多,他就得起床照料饲养的1万多只鸡,看着自动的机器给鸡喂食。“虽然不用人喂了,但还得看看机器喂得到不到位,有没有偏了或者漏了的情况。”

孙文兵家的鸡蛋每天都有固定的人来收,“人家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夏天鸡蛋放不住,必须得卖呀。”最低的那几天,每斤鸡蛋才能卖2
.
6元,这比成本价还要低。养1万只鸡,总的投入得四五十万,去掉每只鸡淘汰时能得到的15元左右的收益,“成本核算下来,每斤鸡蛋,光吃的饲料钱就得2.8元左右。”孙文兵说,这还仅仅是饲料钱。

鸡吃完食,王东升又打开了自动清粪设备。鸡舍中那股难闻的味道又加强了几分,让人不禁想掩鼻而逃,王东升却对这种味道早就习以为常。

云顶娱乐,鸡蛋价格低了饲料一吨涨1500元

上午11点和下午5点,他妻子得捡两遍鸡蛋,几千个鸡蛋都得靠人工去捡。夏天的鸡舍里,温度能达到三十五六度,与自己的辛苦相比,王东升更担心鸡的安全。“天太热了容易热死鸡,所以一般都多开半小时的灯。”直到晚上9点多,在鸡舍中最后转一圈,他才能休息。

济南长清孙氏养鸡专业合作社的孙文兵说,鸡蛋价格低了,原材料价格却涨了,今年的饲料价格上涨疯狂,现在一吨豆粕3600元,仅年后这几个月每吨就上涨了1500元。

王东升的一天基本也是要这样度过,虽然辛苦,但前几天却一直在赔钱。“干活怎么也提不起精神,干一天下来累得要命,算下来还得赔300多块钱。”

孙文兵家的日子比王东升要稍微好过一些,由于有固定的销售渠道,他家的鸡蛋都是直接供应市场或者单位,省去了中间环节,因此在价格最低时也能维持在每斤3.3元,但这个价格,也不足以让养鸡户挣钱。“要挣钱的话,每斤在3.5元以上。”

王东升家的鸡蛋每天都有固定的人来收,“人家给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夏天鸡蛋放不住,必须得卖呀。”

低迷的蛋价,让养殖户十分不好过。“有一些人现在就坚持不下去了,把一些日龄高的鸡都提前淘汰了。”孙文兵说,这成为一个固定的节奏:蛋价高的时候,大量的人养鸡,蛋价低的时候,又开始淘汰鸡。不少跟风上马的养殖户,就在这种节奏中最后把本钱赔光了。近20年的经验,孙文兵越养胆越小,但也看到一些规律,可啥时该增加存栏量,孙文兵也说不准,“只能凭感觉吧。”

最低的那几天,每斤鸡蛋才能卖2块6毛钱,这比成本价还要低。养1万只鸡,总的投入得四五十万,去掉每只鸡淘汰时候能得到的15元左右的收益。“成本核算下来,每斤鸡蛋,光吃的饲料钱就得2块8左右。”王东升说,这还仅仅是饲料钱,水电费、人工费都不包括在里面。

养殖户没发言权只能跟着市场价走

鸡蛋价格低了 原材料价格却涨了

要说养鸡最大的烦恼,孙文兵认为,就是养殖户在市场当中没有发言权,只能跟着市场价格走。而市场是个什么脾气,人们都摸不准。

济南长清孙氏养鸡专业合作社孙文兵说,鸡蛋价格低了,原材料价格却涨了,今年的饲料价格上涨疯狂,现在一吨豆粕3600元,仅年后这几个月每吨就上涨了1500元。

为了更好地应对鸡蛋价格变化,孙文兵经常上网搜索鸡蛋价格走势和数据分析,还会在聊天软件中和全国的同行交流信息。“我们都有一个鸡蛋养殖户的群,大家会经常在一起讨论市场形势和价格。”

孙文兵家的日子比王东升要稍微好过一些,由于有固定的销售渠道,他家的鸡蛋都是直接供应市场或者单位,省去了中间环节,因此在价格最低的时候也能维持在每斤3块3,但这个价格,也不足以让养鸡户挣钱。“要挣钱的话,每斤在3块5以上。”

孙文兵曾经注意到,在武汉成立了一个农畜产品交易所鸡蛋农业订单交易交收仓库,标志着湖北省鸡蛋正式进入农业订单交易。这一平台有望破解因鸡蛋价格的波动导致的“蛋贱伤农”和“蛋贵伤民”难题,有助于养鸡户合理调整养殖规模和饲养周期,减少生产的盲目性,保证收益的稳定性。“如果济南也能有这样一个平台就好了。”孙文兵憧憬着。

低迷的蛋价,让养殖户十分不好过。在这个时候,淘汰一批鸡,又成了很多人的选择。“有一些人现在就坚持不下去了,把一些日龄高的鸡都提前淘汰了”,孙文兵说,这成为了一个固定的节奏:蛋价高的时候,大量的人养鸡,蛋价低的时候,又开始淘汰鸡。不少跟风上马的养殖户,就一直在这种节奏中沉沉浮浮,最后把本钱赔光了,只能放弃养鸡这一行业。

近20年的经验,孙文兵也看到了一些规律,今年年初鸡蛋价格挺高,大批的养殖户对鸡蛋价格充满了信心,大量地扩大存栏量,进购后备鸡,“当时买鸡状况太疯狂了,后来想买幼雏鸡根本买不到。”孙文兵说,在这样大环境下,他没有跟随着“潮流”走,当时他并没有急着扩大存栏量,“都买鸡,五个月后鸡蛋价格肯定得低。”但是到该什么时候增加存栏量,孙文兵也说不具体的标准,“只能凭感觉吧”。

养殖户没发言权 只能跟着市场价走

要说养鸡最大的烦恼,孙文兵认为,就是养殖户在市场当中没有发言权,只能跟着市场价格走。而市场是个什么脾气,人们都摸不准。

为了更好地应对鸡蛋价格的变化,孙文兵会经常上网上搜索鸡蛋的价格走势和数据分析,还会在聊天软件中和全国的同行一起交流信息。“我们都有一个专门鸡蛋养殖户的群,大家会经常在一起讨论市场形势和价格。”

孙文兵曾经注意到,在武汉成立了一个农畜产品交易所鸡蛋农业订单交易交收仓库。标志着湖北省鸡蛋正式进入农业订单交易。这一中心有望破解因鸡蛋价格的波动导致的“蛋贱伤农”和“蛋贵伤民”难题,有助于养鸡户合理调整养殖规模和饲养周期,减少生产的盲目性,保证收益的稳定性。

“如果济南也能有这样一个中心就好了”,孙文兵憧憬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