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农场如何走出困境?

●当农家墙上的日历又换了一本,新的一年便来到了。
●过去的一年,对于吉林的农业农村工作而言,“争当现代农业建设排头兵”毫无疑问成为了这一年度最有影响力的关键话语。
●过去的一年,作为农业生产的主力军之一,种粮大户在“争当现代农业建设排头兵”的道路上,有怎样的感受呢?
合作社现在从种到收全部实现了机械化。粮价好时,每公顷地纯收入能达到6000多元。——农机大户张凤财说:“中了”
冬天的平原虽已褪尽了绿色,此时的乡村却愈加亮丽。一垛垛金黄的玉米堆满院子,这是农家院最喜悦的时刻。
走进张凤财家后院的库房,拖拉机、播种机、深松机、玉米收割机……各式各样的农机排列整齐,就像整装待发的战士。
“靠这些大家伙,我们种田的人‘牛’了起来。”46岁的张凤财是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区纪家镇太平村农民,一副憨厚敦实的样子。
2010年,张凤财注册成立凤财农机合作社。那一年加入合作社的村民仅有5户,流转土地仅20公顷左右。
之后的5年,是凤财合作社农业机械化快速发展的5年。发展到今天,合作社已经流转了周边8个村300多户村民的400多公顷土地。合作社的农机队伍也不断壮大,从只有一台小四轮、一台拖拉机、一台收割机起步,如今张凤财已经拥有各类农机设备72台,其中拖拉机32台,玉米收割机4台。
实施机械化耕作的成本账,张凤财了然于胸。春耕时,人工种一公顷地,旋地、压地、施肥一套流程下来至少要900元,而机械化作业一公顷地的成本不过100多元;到了收获季节,人工收一公顷地玉米,割秆、掰棒、装袋、运输等大约需4000元,采用机械化作业,一公顷地只需支付200多元油钱、100多元的司机工资和200多元的运输费,至少节约3000多元。
张凤财说,今年虽然粮价下调,地里的收入依然不差。他盘算,明年要用更多的土地种植茄子、豆角、尖椒、土豆等蔬菜作物,让自己手里的机械战士能有更多的作为。
注解2015年,吉林省农机总动力达到2940万千瓦,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作业水平达到80%,比全国平均水平高17个百分点。2015年,我省率先在全国推出农业机械普惠制补贴政策,全年共争取农机购置补贴资金15.1亿元,比上年增加2.1亿元,启动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农机装备建设,开展农机金融租赁试点和农机具抵押贷款购机,实施机械化保护性耕作现代农业新模式,特别是探索开展普惠制、敞开式农机购置补贴方式改革,重点向产粮大县、新型经营主体、现代农业示范区和大型机械、大马力拖拉机倾斜,农业机械化建设步入快车道。
因为有了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多包地、多创收的计划都可以加快实现。——水稻大户王立臣说:“除了种地啥都不想干”
2015年年初,龙井市东盛涌镇龙山村水稻种植大户王立臣的家庭专业农场经过龙井市物权融资公司的担保,贷款40万元。春耕前,他用这笔贷款将水稻种植面积由40多公顷增加到85公顷,去年,农场种植水稻收入超过130万元。
“农民的贷款由物权融资服务公司担保向银行贷款,物权公司不收任何费用。相比商业担保,这对贷款农户来说,减少了成本。”龙井市物权融资公司经理王君说。
今年51岁的王立臣,是土生土长的龙山村农民。过去,村里人多地少,人均只有0.3公顷土地,地少收入薄,王立臣觉得种地没前途,干脆当起了“倒爷”,先后倒过粮、经过商。国家取消农业税、发放种粮补贴等一系列惠农政策出台后,王立臣又看到了种地的潜力。于是,他放弃经商,开始承包外出打工村民的水田,并注册成立家庭农场,为自己生产的大米注册了“龙山”品牌,年产“龙山”牌大米825吨,远销到江苏、广东和上海等地。
为了向生态农业转型,实现种田效益最大化,去年年初,王立臣投入30万元对流转的3.7公顷低产田进行换土改造,同时实施稻田养鸭,发展绿色有机稻米。“目前,普通大米每公斤市场价仅为6元左右,有机大米每公斤可以卖到20元。”
他告诉记者,实施换土和稻田养鸭种植的有机稻米产量与传统种植方法生产的稻米产量基本持平,但市场价格迥然不同。他准备2016年将有机稻米种植面积由目前的10公顷扩大到100公顷。
王立臣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因为有了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他多包地、多创收的计划都可以加快实现。“最难的融资问题都解决了,现在除了种地啥都不想干。”
王立臣说:“依托有机稻米种植,在3年内帮助龙山村发展起休闲观光农业,让更多人吃到龙山村的大米,也看到龙山村的变化。”
注解作为我省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开展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是农村金融改革的一项重大创新,此举在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同时,加快土地流转促进土地适度规模经营等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2015年,我省扩大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全省32个县开展业务,共发放贷款1287笔、4亿多元,抵押土地27.41万亩。通过开展“三权分置并行”试点,分别颁发农村土地承包权证和土地经营权证,探索了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置并行的形式。
家庭农场里新增的1台收割机、新建的8口水井和1个小型储粮库,全靠国家的扶持资金。——我省第一位家庭农场主陈大力说:“心里更有底”3年前村民称他为“种粮大户”,如今村民都喊他“农场主”。他是公主岭市十屋大力家庭农场主陈大力。
陈大力是公主岭市十屋镇韦家窝堡农民,2013年刚过完正月十五,陈大力就注册成立了公主岭市十屋大力家庭农场,他也成为我省第一个个人独资注册的家庭农场主。
“当初是一缺水利,二缺农机,三缺仓储。”家庭农场刚刚成立时的情景,陈大力记忆犹新。当时他与50多个农户签订土地流转合同,耕地面积扩大数倍,随之而来的耕、收、储难度加大,风险陡升。为搞好家庭农场,陈大力不仅用房屋做抵押,还向亲戚朋友东拼西凑预先支付土地租金。“要想实现农业现代化,首先就得实现规模经营。起步再难,也得坚持挺过来。”
家庭农场经营的第一年秋天,卖完粮,陈大力计算收入:去掉化肥、农药等投入品和每公顷7000元的土地租金及人工费,纯收入30多万元!
2013年7月,陈大力接到公主岭市农村经济管理局通知,根据家庭农场规模及经营状况,符合申报国家《农业综合开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项目》条件,可以争取资金支持。“当时心里还犯嘀咕,我这1个小规模的家庭农场,能有机会用得上国家的钱吗?”陈大力虽然递交了申请,但是心里并没抱太大希望。
走进家庭农场的机库,满库房的农机分类整齐。陈大力兴奋地告诉记者,2015年,他申请的“农业综合开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项目”获得批准。“家庭农场里新增的1台收割机、8口水井和1个小型储粮库,都是靠这个项目的扶持资金。国家投入130万元,我没花一分钱。”
现在,陈大力的家庭农场与70多个农户签订流转合同,家庭农场的种植面积已经达到70多公顷。
注解2015年,我省积极引导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强化政策扶持、项目带动和多元化服务,大力培育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和新型职业农民。目前,全省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产业化省级以上重点龙头企业分别发展到21558个、55861个和469个。
记者感言 这3位种粮大户是我省万千农民的缩影。
在采访种粮大户的过程中,记者从他们的言语里,可以深切感受到一种满足、一种幸福。
这种满足和幸福,来自我省农业农村改革的实践,来自让农民充分享受到发展红利的诺言。2015年,我省一项项农村改革措施具体、路线明确,试点先行、重点突破、因地制宜、分步到位;一项项重大举措,使吉林现代农业发展的动力和活力不断增强。
黑土地上永远播种着希望,新的一年,种粮大户们、农业现代化的排头兵,仍然会走在农业现代化建设队伍的前列,引领着黑土地上的人们。
责任编辑:莫志超

受益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的,不仅是窦存路这样的农户,还有家庭农场主、种植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2016年,我省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整省推进试点。

而从长远来说,家庭农场要获得资金、技术等方面的全面支持,还需要整个土地经营权交易市场的不断完善。如目前在山东临沂、湖南汉寿、安徽阜阳等地开展的“政企合作”土地流转模式,在完善和规范农村土地流转市场的同时,也在经营权贷款、农业保险以及农业项目开发等方面展开探索,有望从根本上解决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缺资金、缺技术的难题。

李运生所说的合作社就是冀州区帮农宏业粮棉种植合作社。合作社负责人王金卯介绍,由于多年从事农业生产,他发现一个现象,农村承包地确权后,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中青年人希望把土地长期流转出去,但一些50岁以上的农民则不愿流转土地,而是希望有人帮着种。为此,他成立了合作社,根据社员意愿,采取了股份制合作、托管式经营、社会化服务模式。

李运生所说的合作社就是冀州区帮农宏业粮棉种植合作社。合作社负责人王金卯介绍,由于多年从事农业生产,他发现一个现象,农村承包地确权后,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中青年人希望把土地长期流转出去,但一些50岁以上的农民则不愿流转土地,而是希望有人帮着种。为此,他成立了合作社,根据社员意愿,采取了股份制合作、托管式经营、社会化服务模式。

王忙书为此找过银行贷款,但找了好几家也始终没有银行肯贷。除此之外,技术和专业知识也是制约家庭农场进一步发展的短板。王忙书说,以前种地只管有个好收成就行了,但是做专业化农场,就必须在技术和专业知识等方面跟得上。

随着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后土地流转步伐的加快,一大批新型经营主体相继涌现。然而,融资难、成本高等问题,制约着这些新型经营主体的进一步发展。

原来,窦存路一家人都在外地做买卖,几乎常年不回老家,但又不敢把地流转出去,怕时间长了要不回来。他只好在播种季节返回家,在地里播点种子,整个生产过程不进行管理,收获甚微。承包地确了权有了证,窦存路心里有了底,这才放心地把土地流转出去了。

家庭农场作为国家大力提倡且重点补贴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之一,近年在全国各地呈增速发展的态势。据统计,全国30个省区、直辖市的家庭农场数量已达90万个,经营耕地面积超过1.8亿亩。但增速显着的背后,家庭农场遭遇的发展困境也倍受各方关注。

原来,窦存路一家人都在外地做买卖,几乎常年不回老家,但又不敢把地流转出去,怕时间长了要不回来。他只好在播种季节返回家,在地里播点种子,整个生产过程不进行管理,收获甚微。承包地确了权有了证,窦存路心里有了底,这才放心地把土地流转出去了。

我省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带来新气象确权颁证
盘活土地促农增收

陈学中和王忙书在经营家庭农场遇到的问题,也是目前我国大多数家庭农场遭遇的主要困境。近年,为了鼓励和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加强对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农业部在各地推行“青年农场主培育计划”,为家庭农场主带来技术和专业知识方面的帮助。

目前,帮农宏业粮棉种植合作社培养了52名持证上岗的职业农民,拥有小麦联合收割机、玉米联合收割机、大型自走式喷药机、植保无人机等机械150台套。合作社社员从最初5户发展成660户,辐射周边3个乡镇22个村,土地托管面积达8326亩,并承担周边12500亩小麦和玉米的统防统治服务。2016年,该合作社被评为“省级示范农村土地托管服务组织”。

窦国生是平乡县国凯家庭农场的农场主,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后,他经营的土地从100亩增加到260亩。他说,现在和农民签订的流转合同都在10年以上,自己也敢在土地上安装节水灌溉设施,放心地搞农田基本建设了。

缺资金、缺技术,家庭农场的普遍困惑

为破解这一难题,河北省印发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实施意见》和《河北省落实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推进方案》,并确定了一批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

对于将自己的土地全部托给合作社经营的农户,每年春季,按照每亩720元的标准,预交田间管理服务费,与合作社签订全托管协议,并成为合作社的股东。股东在不参与土地管理的情况下,即可享受播种、打药、浇水、施肥、收获等全程作业服务。如果合作社当年盈利,股东还可以分红。合作社确保被托管土地的农户每亩小麦、玉米的产量高于当地平均亩产量。所产粮食除农户留足使用外,剩下的统一由合作社销售,销售收入归农户所有。对于实行半托管的农户,除了根据服务项目不同收取不同的费用外,和参与全托的农户享受同等待遇。

尽管规模经营和机械化运作但经过这次受灾,陈学中也深刻体会到:“农业其实还很脆弱,甚至经不起一场风、一场雨。”他坦言,土地流转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最近几年确实不好干,地租居高不下,农业生产又要看天吃饭。

作为河北省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邱县积极探索以“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保障收益权”为主要内容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在全省率先创建了农村产权交易平台——邱县新纪元农村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公司交易品种有六大类: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集体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股权、农村集体资产所有权和经营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等。

作为我省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县,邱县积极探索以“明晰所有权,放活经营权,落实处置权,保障收益权”为主要内容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在全省率先创建了农村产权交易平台——邱县新纪元农村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公司交易品种有六大类: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集体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股权、农村集体资产所有权和经营权、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等。

但毕竟受灾使得麦子品质下降,陈学中苦笑说,“我这地里有好几个优质品种,每亩地打1100斤粮食。要不是今年雨水大,我的产量会更高!”陈学中的农场专种小麦、玉米等作物,通过流转,如今有1500亩的规模。他介绍说:“土地规模经营的好处最关键是降成本。比方说我的农场,种小麦一亩地最多就用25斤麦种,一般农户用三五十斤,产量还不一定有我的高。”

随着河北省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全面铺开,土地托管合作社、专门从事播种和收获的农机专业服务组织、专门从事农作物病虫害防治的植保合作社在各地应运而生,新的农业服务体系悄然兴起。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河北省有农业生产全托管服务组织990个,统防统治、机械收获等专业服务组织4500多个。多元化农业社会服务组织的60万多名职业农民,正在提供着从播种、除草、病虫害防治到收获的全程化专业服务,加速了河北省现代农业发展进程。

目前,帮农宏业粮棉种植合作社培养了52名持证上岗的职业农民,拥有小麦联合收割机、玉米联合收割机、大型自走式喷药机、植保无人机等机械150台套。合作社社员从最初5户发展成660户,辐射周边3个乡镇22个村,土地托管面积达8326亩,并承担周边12500亩小麦和玉米的统防统治服务。2016年,该合作社被评为“省级示范农村土地托管服务组织”。

“丰产不增效”,家庭农场亟盼保险和贷款

在河北省,越来越多的农民把土地流转后外出打工,实现了租金、工资双收入,反过来又促进了土地确权颁证进程。

为保证农村产权交易顺利进行,2016年,邱县新纪元农村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在全县建设了七个乡级服务平台、200多个村级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建立起县乡村三级交易平台,共为全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5207万元。

王忙书给家庭农场定下“专业化”的发展目标,不用化肥,不用农药,严格按照有机农产品标准。但对她来说,最大的难题不是有机农产品标准的执行,而是认证费。有机农产品的认证费高达几十万元,这让王忙书有些吃不消,“如果不认证,种出来的有机农产品也只能当做普通农产品去卖”,这让她很是无奈。

对于将自己的土地全部托给合作社经营的农户,每年春季,按照每亩720元的标准,预交田间管理服务费,与合作社签订全托管协议,并成为合作社的股东。股东在不参与土地管理的情况下,即可享受播种、打药、浇水、施肥、收获等全程作业服务。如果合作社当年盈利,股东还可以分红。合作社确保被托管土地的农户每亩小麦、玉米的产量高于当地平均亩产量。所产粮食除农户留足使用外,剩下的统一由合作社销售,销售收入归农户所有。对于实行半托管的农户,除了根据服务项目不同收取不同的费用外,和参与全托的农户享受同等待遇。

为破解这一难题,我省印发了《关于完善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办法的实施意见》和《河北省落实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推进方案》,并确定了一批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

6月本是华北夏收的时节,但在河南延津县僧固乡东史固村,陈学中家的千亩农场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风冰雹天气一片狼藉。由于灾后的泥泞导致普通收割机无法作业,在县种子管理站的帮助下,通过四台履带式收割机,陈学中完成了抢收。

激活了沉睡的资产

随着我省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全面铺开,土地托管合作社、专门从事播种和收获的农机专业服务组织、专门从事农作物病虫害防治的植保合作社在各地应运而生,新的农业服务体系悄然兴起。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省有农业生产全托管服务组织990个,统防统治、机械收获等专业服务组织4500多个。多元化农业社会服务组织的60万多名职业农民,正在提供着从播种、除草、病虫害防治到收获的全程化专业服务,加速了我省现代农业发展进程。

在河北沙河市,家庭农场主王忙书则苦闷于有机农产品认证费昂贵的难题。王忙书同亲戚一起承包了1200亩土地,规模种植有机蔬菜和黑小麦。在经过市场调研之后,她认定有机食品市场前景广阔,加上中央一号文件大力支持的背景,于是注册成立了家庭农场。

窦存路说,5亩责任田每年能拿到3000多元流转费,全家人还从土地中解放了出来,专门做生意,再也不用为了几亩地城里村里来回奔波了。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进展如何?对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以及农村经济发展又有哪些促进作用?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对此他还发明了一个说法,叫“丰产不增效”。陈学中说,规模生产虽然成本大幅降低,产量大幅提高,但还是对不可预计的灾害猝不及防。显然,光靠目前杯水车薪的农业保险解决不了这一问题,陈学中期盼着保险能尽量多补一点,更期盼着土地流转经营权贷款能更顺利。

尽管没有把土地流转出去,但64岁的衡水市冀州区农民李运生,如今不用下地干农活,8亩责任田一年也有1万多元的收入。李运生说,他晚年能过上这样悠闲的生活,是托了合作社的福。

据了解,自从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整省推进试点后,我省围绕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重大决策部署,落实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通过制定政策措施,加大扶持力度,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进程加快。截至今年7月底,全省确权土地面积9278.1万亩,占全省总耕地面积的94.7%。今年年底,全省将基本完成土地确权登记颁证任务。

“过去,每到秋种春播时节,资金周转就成了发愁的事。现在可以用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从银行贷款,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近日,邱县金淼家庭农场主武殿臣,以450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地上附着物为抵押物,贷款100万元。武殿臣高兴地说,秋种所需的化肥、农药、人工等费用都有了着落,扩大农场种植规模也不用愁了。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促进了土地经营权向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集中。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5月底,全省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达111489个、家庭农场25214家,初步形成了以土地经营权流转为主、多种形式共同发展的适度规模经营新格局,有力推动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是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2016年,河北省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整省推进试点。

窦存路说,5亩责任田每年能拿到3000多元流转费,全家人还从土地中解放了出来,专门做生意,再也不用为了几亩地城里村里来回奔波了。

土地经营权能抵押贷款,使生产要素变资本,激活了农村沉睡的资产,解决了农业生产融资难问题,增加了农业生产资金投入,推动了农业集约化规模化生产。

催生了新的农业服务体系

常言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然而,3年前,对于平乡县马马鲁村村民窦存路来说,5亩责任田却成了“鸡肋”,弃之不舍,留着则近乎荒废。

受益于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的,不仅是窦存路这样的农户,还有家庭农场主、种植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

加快了土地流转步伐

在我省,越来越多的农民把土地流转后外出打工,实现了租金、工资双收入,反过来又促进了土地确权颁证进程。

催生了新的农业服务体系

“过去,每到秋种春播时节,资金周转就成了发愁的事。现在可以用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从银行贷款,解了我的燃眉之急。”近日,邱县金淼家庭农场主武殿臣,以450亩土地承包经营权及地上附着物为抵押物,贷款100万元。武殿臣高兴地说,秋种所需的化肥、农药、人工等费用都有了着落,扩大农场种植规模也不用愁了。

据了解,自从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整省推进试点后,河北省围绕农村土地“三权分置”重大决策部署,落实所有权、稳定承包权、放活经营权,通过制定政策措施,加大扶持力度,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进程加快。截至今年7月底,全省确权土地面积9278.1万亩,占全省总耕地面积的94.7%。今年年底,全省将基本完成土地确权登记颁证任务。

尽管没有把土地流转出去,但64岁的衡水市冀州区农民李运生,如今不用下地干农活,8亩责任田一年也有1万多元的收入。李运生说,他晚年能过上这样悠闲的生活,是托了合作社的福。

为保证农村产权交易顺利进行,2016年,邱县新纪元农村产权服务有限公司在全县建设了七个乡级服务平台、200多个村级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建立起县乡村三级交易平台,共为全县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融资5207万元。

常言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然而,3年前,对于平乡县马马鲁村村民窦存路来说,5亩责任田却成了“鸡肋”,弃之不舍,留着则近乎荒废。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促进了土地经营权向种植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经营主体集中。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5月底,全省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达111489个、家庭农场25214家,初步形成了以土地经营权流转为主、多种形式共同发展的适度规模经营新格局,有力推动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土地经营权能抵押贷款,使生产要素变资本,激活了农村沉睡的资产,解决了农业生产融资难问题,增加了农业生产资金投入,推动了农业集约化规模化生产。

窦国生是平乡县国凯家庭农场的农场主,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后,他经营的土地从100亩增加到260亩。他说,现在和农民签订的流转合同都在10年以上,自己也敢在土地上安装节水灌溉设施,放心地搞农田基本建设了。

随着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后土地流转步伐的加快,一大批新型经营主体相继涌现。然而,融资难、成本高等问题,制约着这些新型经营主体的进一步发展。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进展如何?对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以及农村经济发展又有哪些促进作用?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