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闲暇时,张平和羊玩耍。张卓君 摄

图片 2

给羊配药剂。

图片 3
张平和母亲为羊添加饲料。

“这孩子以前是搞IT的,从来没养过羊。”高邮镇新民村村民老张说,“他现在一下养这么多羊,还不知道技术过不过关呢!”
“这孩子”说的就是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的“80后”大学生张平。

出生于1983年的张平,2007年从北京邮电大学毕业,并在当地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搞IT,每个月能拿1.2万多元。”张平告诉记者,在家人的资助下,他还在北京买了房子。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在北京扎根的时候,他却辞去了工作,回到老家扬州当了一名“羊倌”。

回家

纠结中辞职,就想闯一闯

张平的老家,位于高邮镇有着“十八华里”之称的新民村,“说真的,回家养羊是一个偶然的想法,说干就干了,没有多想。”张平说,去年回家过年,他们几个亲戚家的小孩就在一起讨论“养什么赚钱的问题”,有人说养猪,有人说养牛,最后有人说养羊,“我一听养羊眼睛一亮,立刻就想到我们这一带养羊的非常少,应该有市场;而且,羊可以吃秸秆,我们这里各种秸秆都很多,草料丰富……”

年后,张平回到北京,在网上查询了大量有关养羊技术的资料,“当时好像就一门心思想回家养羊,不想工作了。”

实际上,真正到张平辞职的时候,他“很纠结很纠结”,毕竟“一个月工资也有不少,至少能拿到1.2万元,而且在北京还有房子。”后来,他一咬牙,交掉了单位的门禁卡,“卡交掉了,进不去了,自己也就没有后路了。”

“以前在企业工作,工资虽然谈不上非常高,但要在北京安身也还是可以的,但我总觉得过得太平凡太枯燥。”张平说,“我最根本的想法是,趁着自己现在还年轻,出来闯一闯。”

创业

眼下已有300多只羊

回家后的张平,跟家里人和亲戚交底了,“就看中养羊了”,但家人和亲戚开始都反对,但辞职已不可逆转,渐渐地都支持了。

而让张平意料不到的是,“我大大家和姨父家都要跟我合伙,而且我原本的想法是只买50只左右的羊试试看,但他们说要养就要多养点,一下就买了200只,光买羊就花去了20多万元,三家共同出钱,我家是我爸掏钱,我自己因为还房贷还要生活,基本是月月光。”

随后,张平还在继续买羊,“附近有一家养羊的,今年不养了,我们就连窝端过来了。”眼下,张平的羊场已有300多只羊,“有少量是自己繁殖的。”

盼望

想做一个“知识型农民”

自从养羊后,张平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羊身上,“真的是用心在养,怕它们生病,怕它们热,怕它们没吃饱……”

现在,张平是羊场的“兽医”。虽然在决定养羊前他已从各种渠道学习了技术,但不进这门,不知道这行的艰辛,“书本、资料都说的是一般道理,但真正的技术人家是不会告诉你的。”

作为“兽医”,张平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羊咳嗽”,“试了很多方法都不管用,羊照样咳,咳得让人心慌,最后羊死了,我们送到扬州大学兽医学院,请扬大老师帮我们诊断,一解剖开,发现肺全黑了……”

张平说,“作为一个大学生,现在却回家养羊,周围不少人会用不一样的眼光看我。但我想,在农村应该是需要”知识型农民”的,虽然大学里没学过农业,但只要用心学习,就能攻克技术难关,养羊就会成功。”
记者 向家富

相关文章